被围观的人形机器人:面临同质化挑战,多久能走进家庭
2024-07-08 16:21:0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澎湃新闻

 今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(WAIC 2024),与往年最大的不同之处,就是人形机器人(9.200, -0.36, -3.77%)的参展数量激增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在大会现场看到,每个机器人展区都人气爆棚,围观和咨询的观众络绎不绝,其中不乏各国采购团、投资人、供应商及学者的身影。

  在展馆入口附近,还设有“十八金刚”人形机器人列阵,18台采用不同技术架构的人形机器人,通过控制实现动态协同,完成统一动作。其中,作为领队的国家地方共建人形机器人创新中心研发的开源公版机“青龙”在本次大会上进行了首发首秀,来自达闼、复旦大学、傅利叶、宇树科技、开普勒、清宝机器人、乐聚、松延动力、钛虎、无锡巨蟹、星动纪元、智元、中电科机器人、卓益得等企业和单位的人形机器人也位列其中。

  在展区之外,记者在具身智能、人形机器人相关的主题论坛上发现,几乎每场都一座难求,不少场次在临时加座后也都站满了听众。

7月5日,一位穿戴义肢的观众在人形机器人阵列前拍照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7月5日,一位穿戴义肢的观众在人形机器人阵列前拍照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

  看好未来但也要保持理性

  在本届大会上,特斯拉首次展出了第二代Optimus“擎天柱”人形机器人,让特斯拉展台吸足眼球。

  也是因为马斯克的Optimus人形机器人引领潮流,加之人工智能大模型技术取得重大突破,人形机器人行业在今年迎来爆发,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入局,今年甚至也被不少人视作人形机器人元年。

  科大讯飞(38.700, -2.50, -6.07%)机器人首席科学家季超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人形机器人最大的优势在于通用,在这种功能结构上可以完成和人类一样的操作,但是过去一直没有一个有效的大脑,因此在大模型和具身智能技术不断涌现后,让大家看到了人形机器人具备高级大脑的认知和决策能力,“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能干活了,所以这一两年有那么多人去做人形机器人,大家都觉得人形机器人在一些行业场景可以去应用了。”

  但和很多新兴产业一样,太过火爆也不一定是好事。

  不止一位人形机器人从业者向记者表达了担忧,他们认为现在的市场太过于火热,有不少厂商基本上只是为了拿到资金,而非真正去做产业化落地。要从设计、材料、硬件本体、技术核心自主化这些方向去考量,才能让行业更有成效。

  日前,搭载盘古大模型的“夸父”人形机器人亮相华为开发者大会引发关注,该机器人背后的乐聚机器人公司此次也参加了大会。

  乐聚展台人员对记者表示,新入行的企业虽然宣称已经进入市场,但在技术积累方面或仍存不足,目前国内真正能做出产品并商业化落地的人形机器人公司屈指可数。他表示市场规律最终都会是大浪淘沙,能坚持住的人才能生存下来。

  此次展会虽然人形机器人展台众多,但各家产品似乎都“大差不差”,不论是外观,还是技术,同质化都较为明显。对此,季超也向记者表示,人形机器人目前整体的技术路线、方案确实都比较同质化,未来3-5年行业的重点将会是智能化提升,包括大模型和具身智能在具体场景任务下的组合闭环。

  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市场竞争愈发激烈,最终会有1-2种方案脱颖而出并形成标准,就像汽车、PC或手机行业一样。”宇树科技联合创始人陈立认为,目前人形机器人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,未来竞争会相当残酷。同时,他也表示,希望这个过程可以快些到来,因为这样未来在落地各方面的节奏也可以加快。

乐聚机器人展台的工作人员正在讲解“夸父”人形机器人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乐聚机器人展台的工作人员正在讲解“夸父”人形机器人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

  走进家庭仍有较长距离,最终或将按斤售卖

  在一场具身智能主题的论坛上,一名国外学者对记者表示,在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国家,餐厅等服务场景对人形机器人的需求巨大。多家人形机器人公司也都表示,目标场景将主要集中在工业特种行业等高危高强度场景、商业场景以及养老育儿等护理场景。

  马斯克也预计,将来人形机器人将成为工业主力,数量有望超越人类,预计达到100亿-200亿。

  季超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人形机器人的应用场景一定会先从B端(企业端)切入,比如汽车制造、整车装配、物流分拣等制造业场景中,重复繁琐或是危险性较高,且不是特别复杂、精度要求不高的一些任务,然后慢慢地去积累数据、迭代算法,最终进行智能化提升并进入家庭,“真正实现进入家庭可能还有比较长的距离,应该需要5-10年的时间。”

  陈立也同样认为,人形机器人将会以比较快的速度先在B端应用,未来进入C端市场还需要相对比较长远的时间。他表示,未来3-5年更看好人形机器人在能源行业的运维检修及巡检场景中的应用,让它们去完成强度高、环境差,不太适合人类去做而又需要适应人类环境和地形,同时也需要用到各种人类工具的工作。随着具身智能的泛化学习和训练,工厂运维一类的工作将可以完全交给人形机器人,让人类技术员去做更有意义、附加值更高的工作。

特斯拉第二代“擎天柱”人形机器人前围满观众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特斯拉第二代“擎天柱”人形机器人前围满观众。 澎湃新闻记者 秦盛 图

  普通消费者关注更多的,或许是什么时候可以买到既便宜又好用的人形机器人。

  目前国内人形机器人的售价普遍在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,虽然宇树科技5月发布的Unitree G1人形机器人打破底价,仅需9.9万元,但这只是基础款的价格,同时也还要等到今年年底才开始交付。

  据记者在现场了解,宇树科技H1人形机器人售价约65万元,“夸父”人形机器人售价为60万-80万元……达闼机器人此次大会推出的最新人形机器人XR4定价为39.9万元,但该价格仅限预售100台。

  虽然企业正通过各种方式“抢”订单,但不难看出,距离规模量产还有一定距离,“降本增效”也是人形机器人公司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特斯拉表示,创造原型机相对容易,量产才是挑战,要在制造上不断创新,在确保质量和效率的同时大幅降低成本。特斯拉预计,将于明年开始限量生产人形机器人,将有超过1000个Optimus在特斯拉工厂帮助人类完成生产任务。

  乐聚机器人展台人员也表示,目前人形机器人尚还不能进行大规模量产,至于何时能够真正走进C端,还需要一定时间,目前无法预测。

  对于未来的人形机器人,陈立给出了更具体的预期。他表示,最终的人形机器人,甚至是所有机器人,应该按斤来售卖,就像猪肉一样,“撇开研发成本,其实就是一堆材料,就是铁、钢、铜或者一些塑料件,源头是各种矿,就是按斤卖的。如果人形机器人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可以以这种方式进行出货,我相信在那个场景,人形机器人满大街跑肯定是会实现的”。

  (实习生张宸玚对本文亦有贡献)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